the_coloring

小玄
爱樱井,爱生活
文和日常堆放处~
人生只爱洒狗血和修罗场
欢迎勾搭( ´ ▽ ` )ノ

【御泽】PINK(下) 【POCKY DAY贺文】

*踩着生日的点发了土下座。

*然而生日贺文还在难产中……

*未交往设定

*如果愿意的话,可以在看到“他张口去咬糖霜最后的部分,抬眼对上了御幸的眼睛。”这句后听 恋爱裁判,会有奇妙的化学反应~


御幸一也生快!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(下)

 

众人在五号室内围成一个圈席地而坐。仓持面对正门坐在房间的最深处。他的左手边是泽村和御幸,接着依次是降谷和小春,前园面对着他坐在最靠近门的地方。他的右手边依次是浅田、奥村、濑户和由井。

仓持看了眼瞪着御幸浑身散发气场的奥村,又看了眼故意得意洋洋地向泽村边上挪了挪的御幸,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洗完牌开口将大家的目光吸引过来。“我这里有九张牌,从A到9。等大家拿到牌后,被点到的人出来玩游戏。POCKY的话随你们怎么吃,OK?”

奥村重重地点了点头,将视线挪到泽村身上。泽村则将注意力放在了仓持手中的草莓味POCKY上。他眼神炯炯、手比在胸前,正化身柴犬摇着尾巴想先尝一口POCKY的味道。

仓持刻意忽视了泽村的举动,将扑克牌发到大家面前。当他的手伸到泽村面前发牌时,泽村迅速将爪子搭上去。“仓持前辈~”尾音含混了鼻音,少年的声线带了点讨好。仓持身体一僵,还未做出反应,一只手伸过来将泽村的手提了起来。

“嘛,泽村你完全不用心急要吃。难道……你已经迫不及待了?”御幸轻轻握着泽村的手放下按在腿上,他和奥村视线相接,恶劣一笑又在泽村腿上捏了一把。

泽村感觉自己要被气坏脑子了。才想起还未和御幸算账又被他的关心给骗了,现在他不仅阻止自己吃POCKY还揩了把油,还凑得这么近!“御幸一也!你离我远一点!”他恨恨地拉开了自己和御幸的距离。

“哈哈哈哈!”御幸笑着把手搭到泽村的肩膀上。

此时降谷冷漠地开了口:“御幸前辈,我们中间的距离似乎太远了吧。”

“是的是的。”奥村用力又点了点头,在看到御幸尴尬地笑着坐正后才露出满意的表情。

仓持等大家稍微安静点之后发话道:“那我开始挑数字了。”他将右手握拳抵在嘴前沉思片刻,“那就7和2吧。”身边的泽村和浅田快速松了一口气,泽村手里夹着扑克牌还幸灾乐祸地探头探脑观察是谁中了枪。

“咦,御幸前辈是7诶哈哈哈哈。”泽村率先发现了一个。

御幸对面的奥村瞬间如炸毛的狼般警觉地盯着御幸手中的牌。濑户凑过去一看,整个人笑弯了腰,摸着肚子低头笑倒在奥村肩上。“这边光舟是2来着。”

众人的目光都在御幸和奥村之间徘徊。看着怕是要爆发的奥村和脸上无所谓的御幸前辈,浅田感觉气氛凝重了些。

仓持则一本正经地抽出一支POCKY递到两人中间:“选吧,你们谁愿意先咬住。”

御幸嘴角微挑从仓持手中抽出那只草莓味POCKY,他衔住没糖霜的那端,牙齿动了动让露在外面的部分在空气中划了一道弧线,“奥村,来吃吧。”他含糊不清地说着往前面探出头。奥村眼中闪过凶光,出乎众人意料十分配合地将头凑过去,张大嘴含住了一大半,御幸还未用力他已经将其咬断,坐回到位置上嚼着嘴里的饼干。

御幸将剩下一截取出捏在手里,他低头看了看,将POCKY递到泽村面前:“喏,你不是说要吃么,要么?”他原来只是想逗逗泽村,没想到后者竟然吃货属性大发接过POCKY愉快地吃了起来,一边咀嚼一边对他露出“看在你给我吃POCKY的份上本大爷暂时原谅你”的表情。他勾起嘴角,伸手揽过泽村的肩,凑近在耳边愉快地说:“你吃的POCKY上可是有我的口~水~哦~”又在坐直之前在泽村的颈上吹了口气。

泽村的耳朵顿时烧了起来,连带着脸颊也红了。“这这这难道是少女漫画中的间接接吻?!”话刚出口他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捂住了嘴巴,而饼干也早已咽了下去。

而御幸并没有接话,他平淡地模糊焦点看着眼前的空气,耳尖泛了点红。

泽村两颊烧红,费力地思考着,但脑子似乎转不过来了。他莫名抬头看着仓持前辈。仓持对上泽村迷茫中带了点求救的眼神,他叹了口气,将目光转向注意力还放在当事人身上的众人:“既然御幸和奥村已经玩好了,那我们就开始第二局吧。”

“啊对对……”众人纷纷回过神,将手中的牌还给仓持。小春在回到座位上时不经意地来了一句:“啊荣纯君,这在生活中也是间接接吻。”泽村刚恢复的脸又泛了点红。

仓持洗了牌发给大家,等每个人都确认好自己的数字之后,他望着天花板想了想说道:“下面是A和3。” 

左边的泽村浑身一抖。他做了一次深呼吸后举起手中的扑克牌大声喊道:“鄙人泽村是A!谁是3?”

一部分人神情放松了下来。御幸的眼睛藏在镜片后面看不清他在想什么,但很显然,他并不是被抽中的人。奥村一个人接一个地扫视着,似乎想揪出那个运气极好、可以和泽村前辈玩POCKY游戏的人。

“……是我。”降谷无辜地将牌转向众人。

“降!谷!”泽村一脸不可置信跳起来又往后退了一步,“我我我——”

“吵死了!”仓持站起来将泽村擒在地板上,“快点吃!”待泽村停止挣扎后他放开了泽村。

降谷走到仓持的位置上从包装袋里抽出一支POCKY,然后跪坐在泽村身前。他将饼干塞入泽村齿间,在确认泽村已经咬住之后,他咬住了另一头。两个人一起咬了下去,饼干瞬间从两人的口中掉了下去摔断在地上。

屋内爆发了一阵爆笑。御幸笑得弯腰自不用说,一年级的后辈们也笑了。“前园前辈!小春!连你们也!”泽村激动地嚷嚷着,然而地上碎成几段的POCKY显示着之前他们的失败。

“三秒原则……”降谷低头看着POCKY的残骸,伸手捞了一段起来准备塞进嘴里。

泽村拦住了他:“降谷!天然也要有个限度啊!”说着把降谷手中的残骸抢过来,又将地上的拾起扔进垃圾桶里。

“哈哈蠢村,自己天然还说别人。”御幸笑着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。

“混蛋!”泽村一步跨过去抓住了御幸的衣领,无视对方例行“我是前辈……”的唠叨,例行将他前后晃来晃去。

刚笑完的仓持出来主持公道:“好了好了你们别闹了。降谷你也回去吧。”降谷不甘心地看了眼垃圾桶坐回到小春身边,泽村也愤愤放下了御幸的衣领。御幸整了整衣领,在奥村的瞪视下低头假意咳了一声避过了对方的怒火。

在收回所有的牌后,仓持冷静地开口:“时间也不早了,我们玩最后一次就散了吧。”在众人同意后他开始发牌。“最后我来想想哪两个数字呢……要不就2和9好了。”说完,他起身去书桌边找杯子喝水。

“我是9!”泽村跳起来高兴地晃着手中的牌,毫不掩饰可以再次吃POCKY的喜气洋洋。他一眼看到了御幸手中的牌,“啊啊啊!御幸一也你竟然是2!”

御幸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。

泽村在对方脸上看出了猎物被抓住前猛兽的兴奋。他还没缓过来,御幸抽出一根POCKY站起来走到他面前,坏笑着低声用让他脖颈后汗毛竖起来的声音问道:“你想怎么吃?”背上的肌肉随着那人的声音紧绷了起来,他还未回答,御幸率先为他选择了答案,“你不是喜欢吃甜的这部分么,要不我咬住不甜的这一段,剩下的都给你吃?”

“可……可以。”在这样的气氛下泽村觉得自己是待宰的羔羊,他眼睁睁看着御幸的牙齿咬住了一端,偏头将甜的那一端送到他面前。

泽村咬下了第一口。

御幸前辈的牙齿好像不是很整齐……嘴唇真红啊亮晶晶的,上唇有点翘,下唇看起来有点薄。不是说这样的人薄情么,怎么还有这么多女生喜欢他。

对方很轻松地控制住饼干没有咬断,他咬下了第二口。

草莓糖霜的清甜中带了点酸。他一直很喜欢这个味道,虽然偶尔会被班里女生吐槽是不是少女漫看多了,但初入口中的甜和回味的酸总是带给他一种奇妙的感觉。

他咽下前面两次的饼干,咬下了第三口。

还剩一半了……御幸前辈的皮肤看起来还不错,虽然晒得有点黑。诶,他的颧骨上好像有点红?

他张口去咬糖霜最后的部分,抬眼对上了御幸的眼睛。

吻就是在这一瞬间发生的。在他不自觉地咬断饼干时,御幸吃了没有草莓糖霜的那部分,之前被他用视线描绘过的嘴唇快速贴了上来。泽村脑中划过了“POCKY游戏最后不是这个结局吧”的想法,但他还是屈从于对方嘴巴的柔软和炙热。

泽村紧闭眼睛,御幸失神盯着他颤如蝶翼的睫毛,在发现他没有抗拒之后闭眼加深了这个吻。舌头贴着嘴唇滑进泽村的双唇之间,撞上了他紧咬的牙关。放松……御幸想着将左手放到泽村的腰上似是要安抚对方,泽村的腰线却紧绷了起来。

不过牙关却不经意地张开了。御幸的舌头快速占据泽村的口腔,左手也伸到泽村身后将对方收进自己怀里。泽村的唇齿中草莓的甜香散了不少,残留一点酸味。他的舌头先探到泽村的舌苔下引得那人喉中发出一身闷哼,上身也贴紧了点。御幸满意于泽村的反应,在绕着泽村的舌头打了个转后,他的舌头灵巧地滑过泽村的牙齿,退却舔着泽村的上齿,又将舌头从上方碾压过泽村任人摆布的舌苔,嘴唇用力贴着对方。

“嗯……”泽村发出了不满的嘟囔声。御幸睁眼用余光看见被浅田和濑户拦住的奥村,他嘴角挑起弧度分开了他和泽村的嘴唇。银线牵着他们,他看见泽村嘴角溢出一点晶莹,又低头舔去。

泽村已经没眼见人了。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因这个吻而发烫,唇角残留着御幸的温度。他下意识舔了舔,又十分羞耻地用手捂住了脸。

御幸将泽村挡在身后,他扫了眼气急的奥村,对着看楞了的众人一本正经地以队长之姿发话道:“好了好了,大家散了吧。”说着他向前园示意可以带学弟们回去了。

前园醒悟对小春说了一句话,小春扯着石化的降谷向门口走去。由井也跟了上去,又回头拉着奥村和濑户跟上。奥村像是平静了下来,他也看不见被御幸前辈挡着的泽村前辈,凶狠地和御幸前辈对视着。

“奥村,回寝室吧。”仓持靠着桌子说道,又对浅田使了个眼色。浅田会意和濑户一起接近于推着把光舟送出了五号室。仓持转头看着已经低声和泽村说着什么的御幸,泽村的头发耷拉了下来,感觉整个人还在害羞中,“御幸。”仓持出声让御幸看着他,“你也回去吧,我不会让你留在这里的。”

御幸挑了挑眉想说什么,但在对方泽村哥哥般的威严中还是泄了气。“行,那泽村,明天见。”他冲仓持点了点头,微笑着将牌递给了对方,“多谢。”

“啧,你笑得真恶心。”

在听到最后的关门声后,泽村从手中抬起了头。他满脸通红地巡视房间,发现只剩下自己和仓持前辈,他愣了愣,突然问道:“仓持前辈。刚才最后御幸前辈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谁知道。自己问他去。”

“啊啊啊啊啊”

之前因为御幸不接自己球所带来的酸涩感夹杂着现在接吻后的茫然,泽村突然明白了他为什么会觉得草莓味有一种奇妙的感觉,因为那就是恋爱的味道啊!



==END==


评论(9)
热度(55)

© the_color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