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e_coloring

小玄
爱樱井,爱生活
文和日常堆放处~
人生只爱洒狗血和修罗场
欢迎勾搭( ´ ▽ ` )ノ

【御泽】有求必应(上)【2016御幸生日贺】

*HP背景au

*好久没看了设定会有点错误?关于有求必应屋的设定按电影里的那堵墙来了~

*已在交往中,三强争霸赛的番外

*下篇有车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(上)

 

“偷偷摸摸。”

泽村站在胖妇人的肖像后听见金丸的声音闷闷地在另一边响起,他放在胸前的左手瞬间捏紧。金丸来开门就说明……他紧张地干咽了一下,手顺着衣料慢慢地滑到了身边。

肖像向外滑开,月光洒了进来拂过泽村的脚背。金丸站在门外:“御幸前辈已经到了。”他踏进休息室,伸手拍了拍泽村的肩膀,侧身让开了门,“快走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此时的泽村不像平日里那般元气喧嚣,他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怯意,夹杂着一丝羞涩,像是期待着什么,却又害怕。他定了定神,五官倏而舒展开,如下定决心般向前踏了一步,“好!不孝泽村就此别过!”

“吵死了!”金丸不耐烦地将泽村推至门口,“拜托你是半夜出走啊,给我长点心!”

“嘿嘿……”泽村走到走廊上,还未道别,肖像已在身后合上。

月光从塔中上方的窗口倾泻下,在空气中画出一道界限。泽村站在光亮中似是看见有精灵在飞舞,而那人等待的身影在对面墙下的阴影中若影若现。“御……”他刚开了个头,阴影中传来一声清晰的笑声,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从阴影中伸出,撕裂了月光营造的空间邀请他过去。

那只手的关节似乎笼上了一层珍珠般的光泽,柔和地闪耀着,梦幻又诱惑。视野中不存在的精灵簇拥在泽村身边,他如被蛊惑般一步步向阴影走去。他刚走到明与暗的分界线,那只手抓住了他的胳膊,腰上也传来了力道,他跌进了一个让他等待许久、心悸不已的怀抱。

有点凉……泽村的脑中莫名划过了这三个字。御幸收紧了些,站直身体将斗篷贴紧他的胸膛。眼前有模糊的黑色略过,额头擦过那人的发,御幸仗着身高将下巴轻轻地抵在他的肩窝,先前抓住他手臂的手移了下来,现在两只宽大的手都握在他的后腰上。泽村站在黑暗中,耳边传来温热的吐息,危险又甜蜜。他的耳垂被一圈温暖包围,感受到那人舌苔的粗粝后瞬间传来轻微的疼痛。该死,御幸一也咬了他。泽村心知对方不会下狠劲,但依旧僵直脊背不敢动。

御幸收回一只手箍住泽村的下巴。安抚性地舔了下泽村的耳垂后,他的舌尖在泽村的脸颊上游走,找到了嘴角。他舔弄着泽村的嘴角,从左至右吸吮碾过,不时用舌尖描绘泽村的唇线。在泽村沉溺于他的温柔、慢慢放松下来之后,他的手移到了泽村的脑后,舌头迅速撬开防线攻城掠地。泽村发出了一声甜腻的鼻音。他掠夺泽村口腔内的空气,听着对方的呼吸渐渐急促。

突然泽村用力推开了他。手掌下泽村的身体剧烈地抖动着,对方似乎又快窒息了。“泽村,这么久了你还不会用鼻子呼吸么?”他低低地笑着用额头抵着泽村的额头,气息打在泽村的皮肤上带起一阵酥麻。泽村身体一僵,他坏心在泽村想要反驳时又吻住了对方。

“你们够了没,我可是看了好久了。”胖夫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泽村迅速抽离御幸的怀抱。

“对……对不起!”泽村从阴影中走出,在月光下红着脸鞠了一躬。御幸将手搭在泽村肩膀上看着前面的肖像。

胖夫人好像发现了什么:“你好像不是格兰芬多的学生吧……”

泽村一惊,他立刻再道了一句“对不起!”,拉着御幸跑下了楼梯,担心胖夫人对御幸说什么不友善的话。御幸似乎并没有特别紧张,他任由泽村拉着自己的手,跟着对方的步子跑进了走廊。

“呼……呼……吓死我了。”泽村捂着胸口长吁一口气,他看着平静地帮自己整理斗篷的御幸,快被对方的淡定给气死了,“要是被胖夫人发现了怎么办!”

“总有友善的斯莱特林对不对。”御幸替他拉正衣摆又揉了一下他的头发,“好了,我们时间也不多,我带你过去。”

他们快速穿过走廊和楼梯,火光下两人的影子跳跃着,拉长后迅速缩短。泽村自诩对霍格沃兹城堡很熟悉,但在从一座雕像后面爬出时,他还是对御幸刮目相看。御幸牵着他的手带了点薄汗,又紧了紧手掌怕他的手滑脱。

“御幸前辈——”

“嘘,就快到了。”御幸带着他绕过最后一个转弯,他们在一堵墙前站定。一侧的窗还开着,冷风呼啸着钻了进来,泽村紧了紧自己的斗篷。

“就是这里?”

“就是这里。”

泽村虽然从前辈的口中得知过有求必应屋的存在,但他从未去使用过,看御幸如此熟稔应该来过不止一次。他仔细搜寻着墙上的石砖和缝隙,想从中找到进入的方法:“御幸前辈,我该怎么办?”

“你就认真地想一想你想要什么,然后墙上就会出现一个门,里面会实现你的愿望。”御幸带他走到墙前,闭上眼睛开始思考。

真的有这么神奇么……泽村也跟着闭上眼睛。我想要什么呢……今天是御幸前辈的生日,事实上我也在厨房学做了一个生日蛋糕,不过还没做好。唔……待会儿能和御幸前辈一起吃蛋糕就好了,不过御幸前辈不喜欢吃甜食,会不会——

“泽村,泽村?”

泽村睁开眼睛,他发现墙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扇门。和霍格沃兹教室的门不同,这是一扇极为普通的木门,门把手在墙上的火光下金灿灿地闪着光,像是在引诱他去打开。御幸将手放在门把手上,笑着看进他的眼睛,神秘地说:“下面就让我们看看它有没有实现你的愿望。”说着他打开了门。


评论
热度(19)

© the_color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